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罗自群教授_党员先锋_中央民族大学_专题_中央民族大学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罗自群教授

对话罗自群:“爱心传递,我只是中间的一个环节”

来源:苏熠琳 孙嘉雨 张 姝 发布时间:2017-10-20 点击次数: 编辑:莫瑶 打印 字号:T T

  经过多次相邀,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罗自群教授终于接受校工会记者的采访。“我之前不想接受采访,是怕太高调了,但想到过去这些年,有学院教工党支部的大力支持,有那么多的爱心朋友和我一起在努力,我还是来了,今天我是代表他们来的。”

  罗老师是湖北人,从小就梦想能做一名人民教师。她读的硕士博士都是汉语方言专业,2004年底来民大做了语言学的博士后。2007年初,罗老师出站后留校任教,研究方向也由汉语转为民族语。至今,罗老师与民大结缘已有十三年。问及当初去云南怒江的原因,罗老师回忆道:“怒江比较偏远,交通不便,经济比较落后,学界对当地民族语言的研究比较少,经与博士后合作导师戴庆厦先生商量,选定研究怒族的一种语言——怒苏语。”2007年1月,她第一次去了怒江,当时罗老师可能没有想到,从2007年开始“跑怒江”,到如今,这一跑就是十年。

  贫困的怒江,满满的爱心

  位于祖国西南边陲、与缅甸接壤的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傈僳族、怒族、独龙族、普米族、白族和藏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生活的家园。那里民风淳朴,但由于地理环境等不利条件的限制,大部分地区还停留在国家级贫困县的水平,当地人生活贫困面比较大。2007年至今,除了平日在校授课,罗老师每年寒暑假的很多时间都是在怒江度过的。除了进行怒苏语的调查之外,罗老师还在怒江和北京及全国许多地方的爱心人士之间搭起了爱心传递的桥梁。

  自2009年起,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教工党支部积极支持罗自群老师并发起向云南怒江州贫困县捐赠衣服的活动。这样的活动,支部每年都会组织2-4次,在支部的影响和带动下,许多其他院系的教师、学生也积极参与进来,主动整理衣物、打包、搬运、邮寄。正如罗老师所言:“一个人的力量过于单薄,但有支部集体的力量,大家共同努力,一起奉献爱心,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顺利继续下去。”

  为了更好地帮助怒江困难群众,2013年9月5日,在少语学院教工党支部的支持下,罗老师成立了“中央民族大学云南爱心社”(以下简称“爱心社”),并开始以“爱心社”的名义向校内外的朋友们发出倡议,号召大家参与到怒江公安边防支队爱民固边的“双百工程”,对怒江生活困难的学生进行一对一的帮扶活动。在得知怒江那边对捐赠的衣物“多多益善”之后,罗老师就“来者不拒”了——平时只要有人捐赠衣物,罗老师和她的爱心志愿者都一律接收,办公室成了临时的存放地,等有一定数量之后,就集中分类整理、打包,邮寄给怒江公安边防支队,再由各个派出所民警同志把衣物送给当地老百姓。在每年上半年的毕业季和下半年新生军训之后,爱心社还先后和教工支部及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朝鲜语言文学系等学生会联合发出倡议,向怒江征集捐赠衣物。迄今为止,由罗老师这里寄往怒江的捐赠衣物已经超过3万件,这还不包括全国各地从她这里要了邮寄地址后寄往怒江的衣物。虽然很多时候,罗老师要自己支付邮寄费,但是她仍然不拒绝任何一位爱心人士的捐赠,因为怒江需要。

  据罗老师透露,我们学校向怒江献爱心的老师同学来自不同的民族、而且遍及全校几乎所有的院系和行政部门,“大家私下里互相传,知道我这里收捐赠衣物,都送到我这里,有的一次给很多,有的一次又一次地捐,都是干干净净的……我一直在感动着。之所以能坚持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一直有这么多朋友、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在支持我,我们一起在努力,虽然有时候有些累,但我一点都不孤单。”

  帮扶学生,传递爱心

  从2013年到现在,云南爱心社和怒江公安边防支队一起帮扶了200多名中小学生,目前在读的有177人。一对一帮扶是爱心人士们自愿选择的结对子活动。罗老师介绍说:“我们是按照怒江方面提供的标准来提供帮扶款,小学生一年800元,初中生一年1000元,高中生一年1200元。怒江方面提供困难学生名单,我来发倡议,爱心人士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帮扶对象,每年九、十月份把帮扶款交给我,汇总之后,我再汇到怒江,支队再分到各个派出所,由当地民警发给受助学生。”至今,爱心社累计提供帮扶款达414400元人民币。

  罗老师除了利用寒暑假到怒江调研的机会走访一些受助学生,给爱心人士反馈信息,平时也会用短信、电邮等不同形式向爱心人士通报受助学生情况。近年来又建了一个爱心社的微信群,“这个群里一半是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爱心人士,一半是怒江公安边防不同派出所的民警。在这个群里,爱心人士想了解受助学生的情况、想给孩子邮寄什么东西,都可以直接和当地派出所民警联系。”

  谈及罗老师爱心社的工作,这些年一直参与其中的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研究院办公室的孙昉老师表示:“大家给的每一笔捐赠款项,她都会及时反馈情况。我们对罗老师都非常信任,她很辛苦。”

  回忆起最近的爱心活动时,罗老师提及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小学二年级两个班级向怒江的同龄小朋友献爱心的活动。她在其中做了大量的工作,努力促成双方班与班之间能够结对子,希望小手拉小手的活动一直能够持续下去,让北京和怒江两地的孩子们都能在奉献、感恩中健康、快乐地成长。

  “我想做的还很多,我还能做更多”

  据相关资料显示,近几年国家已加大对怒江地区的扶贫力度,但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怒江当地群众距离脱贫还有一定的距离。对此,罗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很想为当地教育事业多做些事情……想做的太多了。”

  2014年寒假,罗老师被确诊为脑膜瘤并接受了开颅手术。在湖北住院期间,她也没忘记为怒江献爱心的事儿,除了通过电话指导在校的学生如何在毕业季组织衣物捐赠活动,她还动员她身边的朋友向怒江献爱心,她所在的那个医院就为怒江发起了一次爱心捐赠活动。行善之人,冥冥之中似有神佑,罗老师在鬼门关兜了一圈,平安地回来了。

  平时,爱心社的一些事情占用了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真的很不容易,“辛苦并快乐着”这句话差不多成了她的口头禅。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教工党支部书记阮宝娣老师谈到:“我认识的人里面还没有像罗老师这么坚持做公益的。遇到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想着‘算了’不做了,而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自己去扛,这很难得。”

  对于这些辛苦,罗老师却不愿多提,“教学、科研、爱心社,我现在总感觉时间不够用,要做的事儿太多了!”但说起自己在献爱心活动中的角色时,罗老师谦虚地说,自己只是爱心传递中的一个环节,牵线搭桥而已:“在这个过程中也总是被感动着,所以一切都很值得的。只是平时还有教学和科研的任务,我还不是专职做公益的。我所做的还远远不够,我想做的还很多,我还能做更多。”

  李晶是2012级博士研究生,谈起自己导师罗老师的云南爱心社,她这样说:“罗老师能坚持这么多年带动大家为怒江奉献爱心,真的令我们深为感动。套用毛主席的一句话,我心目中的罗老师‘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人之初,性本善。谈到怒江当地的情况时,罗老师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自然而然的,仅是绵薄之力:“只要是善良的人,去了那里,就会情不自禁地为他们做一些事情。我们只是为爱心人士们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渠道和平台而已”。当问起罗老师 “这些年,在为怒江献爱心的活动中,最让您感动事情是什么?”她答道:“我还没有想过最感动的事情是哪一个,因为我无时无刻不被感动着。”

  做公益、献爱心,贵在坚持。作为一名老师,罗自群兢兢业业,不图名利;作为一名党员,她低调不宣,十年如一日坚持做好人、做好事,并且带动着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一起行动。对于她的爱心奉献,我们更多的是钦佩与尊敬,愿罗老师与她的云南爱心社如春风沐雨般柔化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

分享到: